书海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无彦之月 >遭到围攻

第184章 遭到围攻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遭到围攻》。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比拼法力还在继续

  他满脸痛惜的从储物袋中取了一枚丹药,然后带着充满着恨意的,决绝的目光看着桃云青,将这枚丹药吞入腹中

  桃云青心中一凛,自知不妙

  果然,下一刻,巨剑之上的压力突增

  “啊!”

  桃云青大叫出声,紫云貂听到也慌了神,对着男子狂吼威胁,可惜并没有作用

  巨剑一寸寸往前刺进

  “走啊!”

  桃云青大叫,让紫云貂逃走,他死了,那人必不可能放过紫云貂,他感觉自己撑不过去了,同时,他脑中仿佛一种声音在狂喊:“别挣扎了,这么痛苦,放弃就好了!”

  但紫云貂置若罔闻,对着那男子大声狂叫,并用幻身不停的抓金光罩,可惜就像啃上了一个光滑的圆球,既无处下口又无济于事

  那男子冷笑

  桃云青体力到了一个临界点,他手臂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啊!”

  桃云青痛苦大叫,法力长时间的全力输出本就让其身体负担不小,现在法力快要枯竭了,对身体负荷需求更大

  他已经承受不住了

  巨剑还在寸进,桃云青手上鲜血不住往下滴落

  剑尖的气吹破了他的衣服,再往前去就要破开他的皮肤

  “放弃吧!放弃就好了!”

  脑海中一种声音在大叫:“这么痛苦,放弃就好了!”

  紫云貂在一旁呜呜大叫,眼中急着都有泪珠掉落

  “不!”

  桃云青突然大喝一声,双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在泛出一缕青气的同时,将握住的剑刃猛力一推,将剑尖推到原先的距离,他这一下竟爆发了身体的潜力,法力一时竟还有些回缓

  他青光刃法术不仅可以成刃,而且可以化气,助长他力气,这法术倒真是奇妙

  青气牵扯巨剑,将那男子一震,震颤他的护身法罩

  那男子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他亦被震伤内府,精神一阵涣散,眼珠翻白

  “杀,你……!”

  他脑中一阵眩晕,金光罩在一瞬间弱化了不知多少倍

  紫云貂要的就是这种机会

它目中精光一闪,知晓此等机会机不可失,嚎叫一声,爪子全力挥出

  咔嚓,光罩破碎,一颗头颅飘起,鲜血飙了几丈远

  那男子在天旋地转中,一双眼睛看到一具无头的身体,笔直的站立在哪儿,心想:“真高!”,接着又一阵眩晕感袭来,便什么也不知道彻底沉睡了

  没了男子的法力的支持,巨剑也瞬间失去光芒,变作一般飞剑大小掉落在地上

  啪叽!

  桃云青也直挺挺的倒了下来,倒在泥土中

  他感觉到很疲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紫云貂也急忙的跑了过来,舔了舔@他的脸,脸上出现了自责的神情,若不是自己带他过来,哪里有这等无妄之灾?

  桃云青眼神柔和,明白它的意思,并想说:“这也不怪你!”,想张嘴,却动不了舌头,口也张不开

  他只能等身体慢慢缓和了

  他突然升起一种明悟,自身恢复也是天地法则,就像回复阵法,异曲同工,一时感慨造物主的神奇,能造出人这种生物,同时发现之前的《丈六金身》许多不懂的地方突然间就通了

  人,永远不清楚他身体的宝藏有多么无限!

  这是经书最后一部的最后一句话

  同时,青光刃法术能够转化,并非以刃形态对敌,也让他始料未及,突然间明悟,原来法术具化的形态也并非固定,有时,换一种形态,对敌威力更加巨大

或许,它不该叫青光刃,而应该叫青光术!

  桃云青彻底清醒之后,和紫云貂处理了两具尸体

  火球术虽然可以融了他身躯,但灵魂的讯息肯定存在,身体毁灭残留的信息他也处理不了

  这就多亏了紫云貂,它明白桃云青的意思,将整具尸体吞了,并且吸食了他所有的灵魂讯息,也吸收了他身体残留的讯息,这样下来,宗门应该是查不到是他杀了这人的

这人不凡,一定是个内门弟子

  虽然这人罪该万死,但残杀同门,桃云青亦逃不过宗门刑法,对于杀害同门,长生宗的执法人员可是严厉得很,对低阶弟子是轻则废除一身修行,逐出宗门,重则剥皮抽筋,神魂炼制成丹药!

  对于那女子的尸体,紫云貂也打算吞了,但被桃云青制止了,女子终归无罪,身上还有一个未成型的胎儿,吃掉太残忍了,他于心不忍,于是仅仅将她隐匿埋于这百花谷中,让她死去之后,亦有百花相随

  而她的储物袋,以及那男子的储物袋,里面有不少的好东西,桃云青则当之无愧的笑纳了

  从他们的储物袋中还得到不少好东西!

  特别是那男子,桃云青说怎么会有熟悉之感?原来他就是之前戴面具买驻颜丹的修士,他的储物袋里面不仅有他买的驻颜丹保管得好好的没有服用,还有那感知探查不清楚面具,没准可以拦截神识,是隐匿身份的一大宝贝!

  至于那驻颜丹,他对相貌本来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不吓人就好了,但可以保持年轻谁会想变老呢?

于是想也没想,就一口吞了丹药,除了一股暖流入腹并无其他感觉,至于变化什么奇异感觉的,更是半点没有

  桃云青又试了试面具,很轻易的注入一点法力就可任昉,字彦升,乐安也。父遥,齐中散大夫。遥兄遐,字景远,少敦学业,家行甚谨,位御史中丞、金紫光禄大夫。永明中,遐以罪将徙荒裔,遥怀名请诉,言泪交下,齐武帝闻而哀之,竟得免。 昉年十二,从叔晷有知人之量,见而称其小名曰:“阿堆,吾家千里驹也。”昉孝友纯至,每侍亲疾,衣不解带,言与泪并,汤药饮食必先经口。初为奉朝请,举兖州秀才,拜太学博士。永明初,卫将军王俭领丹阳尹,复引为主簿。俭每见其文,必三复殷勤,以为当时无辈,曰:“自傅季友以来,始复见于任子。若孔门是用,其入室升堂。”于是令昉作一文,及见,曰:“正得吾腹中之欲。”乃出自作文,令昉点正,昉因定数字。俭拊几叹曰:“后世谁知子定吾文!”其见知如此。 昉以父丧去官,泣血三年,杖而后起。齐武帝谓昉伯遐曰:“闻昉哀瘠过礼,使人忧之,非直亡卿之宝,亦时才可惜。宜深相全譬。”遐使进饮食,当时勉励,回即呕出。昉父遥本性重槟榔,以为常饵,临终尝求之,剖百许口,不得好者,昉亦所嗜好,深以为恨,遂终身不尝槟榔。遭继母忧,昉先以毁瘠,每一恸绝,良久乃苏。因庐于墓侧,以终丧礼。哭泣之地,草为不生。昉素强壮,腰带甚充,服阕后不复可识。 奉世叔父母不异严亲,事兄嫂恭谨。外氏贫阙,恒营奉供养。禄奉所收,四方饷遗,皆班之亲戚,即日便尽。性通脱,不事仪形,喜愠未尝形于色,车服亦不鲜明。 出为新安太守在郡不事边幅率然曳杖徒行邑郭人通辞讼者就路决焉。为政清省,吏人便之。卒于官,唯有桃花米二十石,无以为敛。遗言不许以新安一物还都,杂木为棺,浣衣为敛。阖境痛惜,百姓共立祠堂于城南,岁时祠之。 昉好交结,奖进士友,不附之者亦不称述,得其延誉者多见升擢,故衣冠贵游莫不多与交好,坐上客恒有数十。时人慕之,号曰任君,言如汉之三君也。在郡尤以清洁著名,百姓年八十以上者,遣户曹掾访其寒温。尝欲营佛斋,调枫香二石,始入三斗,便出教长断。郡有蜜岭及杨梅,旧为太守所采,昉以冒险多物故,即时停绝,吏人咸以百余年未之有也。昉曰:“与夺自己,不欲贻之后人。”

》、《中庸大学章句》、《或问》四书,大师以掌心轻拍他的头顶,道“好,你去

“家父颇为仰慕大人,本该亲自前来,奈何多有不便,还望大人体谅。”邓勤一看孙宇的表情,就知道他对这些谢礼那是相当满意。这刺史大人也是出身江宁府顶级权贵,这区区数千两就失态了,想必真的是在剑州穷怕了,不由得心生鄙夷。

“大人,少将军,请用茶。”霸虎一手托着一个托盘,一个里面是茶壶茶杯,另外一个都是点心,堆得老高,陈启霸是饿坏了。

霸虎将茶跟点心往桌上一放,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抓起点心就吃起来了,丝毫不理会邓勤投来的诧异眼光。

“少将军,请用茶。”孙宇亲自给邓勤倒了一杯茶,做了个请的手势,但凡来送钱的,他孙宇绝对礼遇有加。

“这位壮士,倒是有些意思。”本来一肚子怨气的邓勤,一看孙宇亲自给自己倒茶,顿时怨气全无。孙宇是谁?国公府唯一嫡子,名传天下,年未弱冠的一州刺史,大权在握,地位可比自己高多了,就这一杯茶,足够他回去吹嘘半年。连带着他看陈启霸都顺眼许多,要是他给自己倒了,就没这待遇了。

“忘了介绍了,此乃我麾下校尉陈启霸,忠义军陈大将军嫡子。”孙宇指了一下陈启霸说道。

“久仰久仰。”邓勤一听,怪不得不把自己当回事,这位的地位也比自己高多了,再没有丝毫不快,只想着在此多待一会。

“霸虎,你小子有吃的也不叫我。”程镇北听见外面动静,自然也起床了,一进院子就看见霸虎两手抓着糕点往嘴里塞,自是赶忙跑过来,对着陈启霸后脑勺就拍了一下。

“老程,你再拍我,当心我不客气了。”霸虎最讨厌吃饭时别人打扰,头也不回说道。

“怕你不成,吃完再说。”程镇北走到陈启霸对面,对着邓勤拱拱手,直接坐下来开吃。

“这位莫不是也是陈大将军的?”邓勤一看程镇北这做派,比陈启霸还要厉害,莫不是他的哥哥。况且两人都是铁塔般的身材,还真像一个家门出来的。

“呸,我爹可没有他这么大的儿子。”陈启霸一看要闹误会,总算把糕点给放下了。

“这位也是我麾下校尉,程镇北,以前在禁军任职,后来随我南下。这位是泉州兵马司邓将军府的公子邓勤,昨日咱们望海楼救的就是他妹妹。”孙宇给双方介绍一下。

邓勤一听,佩服的五体投地,对面这位年轻刺史当真好手段,连禁军里的人都能招揽。

“少将军,莫要客气,多吃点。”孙宇也是饿了,再不吃,这两位就要把糕点全部吃完了。

“谢过大人。”邓勤本不饿,但是看这两位吃的这么香,也不由得来了食欲,当即抓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味道还不错。

“大人,这珠子不错,给我匀点,回头找个工匠,穿好了带回去送给小雅,想必他喜欢得紧。”程镇北一来就看见那一盒珍珠,自己离家这么久了,有些想小雅了,他的嫁妆还没着落呢,这珠子就挺合适。

“大人,我也要,我娘喜欢。”陈启霸哪能认输,我又不比你老程少干活。

“回头我找人给打磨一番,做成项链,下次立功的时候,再赏给你们。这是咱们的规矩,不然你们打算怎么跟先生交待?”自己麾下,无功而赏,是断然不行的,所有财务,都得让徐易入库,既然想要,那就凭本事来换。不过自己也想拿两串送人,一串给青儿,一串给琚瑶,当然自己也不能白拿,可以用钱买啊,哥有钱。

“大人手下果然勇武异常,怪不得那陈河畏惧。”除了眼前这两位铁塔般的人物,陆续从房间出来的一众少年,各个都是一身腱子肉,跟小牛犊子似的。此次带来的骑兵,都是孙宇从骑兵营精挑细选的,来这就是秀肌肉的。

“少将军,你误会了,这院子里,最能打的,是我家大人。”老程拿起茶杯又灌了一口,昨晚喝多了,口渴的厉害。

“当真?不成想大人居然文成武就,在下佩服之至。”邓勤本以为,这孙宇乃是文人出身,又颇有才华,肯定是靠手下赶走那陈河众人,不成想居然在武道一途,孙宇也是顶尖的存在。

“如何不当真,那陈河昨日就是被大人一剑给吓得,灰溜溜走了。”总算吃饱了,陈启霸摸摸肚子,得起身活动一番,直接将座下的石凳给搬了起来练练。

“你个夯货,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刚吃完别练

灵液径直没入饕餮的口中,在季辽经脉游走而过,向着季辽的灵海蔓延过去。

灵液落下,他的灵海立即腾起一片五色火焰,向着那落下的灵液烧灼了上去。

嘶嘶之声传来,却是灵液一接触五色火焰便立即溃散,化作袅袅雾气在季辽灵海里弥漫。

季辽不敢一下子吞噬太多灵液,以免自身经脉在这股灵液的冲击下会承受不住。

他灵海雾气越来越多,渐渐的在季辽灵海的上空凝成一团小小的云团,在麒麟真火的烧灼下,没过多久,一滴极为精纯的灵液从中落......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遭到围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