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淫 小说 >知己知彼

第706章 知己知彼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知己知彼》。

卢小月全身赤红,火属性灵力在体内肆意激荡,但她还是阻拦着松大兴。

“别出手!”

左一飞,求亿连和韦心都靠过来:“你怎么样了?小月。”

卢小月竟转向秋兰:“你也真够卑鄙的,为了一点时间至于这样冒险吗?”

秋兰红得更厉害:“知己嘛。若能多相处一息,就是付出生命也值得。”

卢小月:“哼,若是知己就需信守诺言,我要走了。”

秋兰:“你走不了,你这样的状态只能在这里安心静养。”

卢小月摇头:“你不是都看出来了吗?我有他们三个,恩,你说我有他们四个。”

秋兰:“真心厚。”

卢小月:“但这就是我。”

秋兰认输了:“好吧,我认了,所以想问最后一个问题。”

卢小月:“说吧。”

秋兰:“你打算怎么杀了我们?”

卢小月苦笑:“不是已经杀了吗?”

秋兰苦笑:“你呀,有时候真是聪明得过分。”

卢小月提起最好的那小坛忘忧美酒转头向外走:“可惜我们有宗门命令在身,如果不是你做出了选择,我真想放掉你。”

秋兰:“如果我说是因为你的举动我才会选择,你会怎么想。”

卢小月:“不会怎么想,我们必须活着。”

卢小月带头走出去:“走吧,大兴,安排大家继续前进,这里已经结束了。”

松大兴想不明白:“你,你要放过她们?”

卢小月不回答,松大兴还是想不明白:“你,你不是要杀了她们吗?你不是要救下她们身后的亲戚吗?你怎么走了?”

卢小月依旧不回答,左一飞,求亿连和韦心也不明白,但他们没问。

莫依婷她们一帮小仆从紧急跟上。

“走吧!”胡秀娟带头,“路保,允许你带一坛忘忧。”

秦启武也没想明白:“秀娟,就这么走了?”

胡秀娟没回答。

“别愣着了,哥!”岳灵彤拉着哥哥,“还是你也想要一坛忘忧?”

岳灵峰也没想明白:“阿彤,小月这啥意思?”

岳灵彤不舍的望了望秋兰她们:“你不懂的。”

岳灵峰:“你说我不就懂了吗?”

月岭彤摇头:“说了你也不懂,因为你们是男的。”

五个小队离开了忘忧小院,继续征程。

韦心一路上都在思索并全力探查忘忧小院,可惜他想不明白也探查不出来,而正是因为这次的分心闯了大祸:“啊,小心,小心,前面有……”

韦心说不出话了。

松大兴火大:“到底有什么?”

“修士!”韦心真闯祸了,“好多修士。”

“来得正好!”松大兴一肚子恼火正愁没地方撒呢,他一马当先就冲。

“嘶!”莫依婷随后吓到:“松大兴,快回来!”

松大兴才不回头呢,莫依婷吓到了:“咋办?”

卢小月莫名其妙了:“什么咋办。”

韦心:“包围过来了。”

松大兴紧急停下:“我擦!韦心你个王八蛋干什么吃的!还有你,莫依婷!”

咒骂根本没用,随后所有小家伙都郁闷到了姥姥家。

十四个金丹高手从三个方向骤围了上来。

“布阵!防备!”

郭子蒿大叫,本来他还想多叫一个“杀”字呢,但硬生生给吞了回去。

金丹高手背后还有茫茫多的筑基修魔源殿主主持安定城分殿三年有余。如今看信众如此虔诚,殿主功不可没啊。”

魔源躬身回道:“圣女谬赞,全仰仗祖神保佑,圣皇和圣女赐福。”

圣女微微点了点头,没在说话,转身就要迈上台阶。

可就在这时,马鸣声炸起,紧接着一声声惨叫跟着响起。圣女寻声望去,只见一匹健硕的黑马冲入人群。一个,两个,三个,不少挡路的百姓纷纷被这快似闪电的黑影撞倒在地。而周围的百姓见状立刻四散奔逃,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这里挤满了人。

一时间,喊叫声,哀嚎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少年老体弱的百姓被混乱的人群撞倒在地、无情踩踏。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看准机会跃上了在人群中左突右奔的黑马。只见他俯身趴在马背上,双手死死抱住了马的脖子。突然,黑马在他的控制下,一个转身,冲出人群,朝着灵教大殿方向奔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圣女的方向。

此时圣女的紫纹神侍们大部分都围在了魔烈身边,突发变故,想要回救已经来不及了。而一直站在圣女神旁的魔源和石阶之上的那些举旗的白衣神侍却像吓傻了一般,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圣女微微皱眉,可眼看黑马离自己越来越近,圣女却并未慌张。她利索地将垂着的右手化掌为爪,“呲呲”声瞬间响起,一颗巴掌大的火球就在手中凝聚了出来。眼看黑马距离自己已达三丈之内,圣女不在耽搁,迅速抬起右手,一记火球就要击发出去。

然而在她将发未发之际,却听马上那人忽然一声大叫:

“啊!!!”

随着这声大喊,可以看到,狂奔而来的黑马,马头突然向右一偏,随即改变了前进方向,正好与圣女擦身而过。

见黑马有意躲闪自己的攻击,圣女急忙转身,准备再次发动攻击,却见已经冲上石阶的黑马突然一个趔趄,重重的摔倒在地。而马上那人也被惯性甩了出去,摔在不远处的石阶上。

原来,黑马奔上台阶后,不巧踩在了石阶的边沿上,失了前蹄。

见尘埃落定,始终站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的那些举旗神侍们才如梦初醒般反应了过来,将圣女团团围住。

魔烈也终于回到了圣女身边。为此,他还击伤了几名挡住去路的平民。

魔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守护如此不利,他恳请圣女降罪。但圣女却没有看他,而是耐人寻味地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的魔源,还有那些“尽忠职守”的白衣神侍们。

魔源知道圣女在看自己,但并不与她的目光相撞,而是躬身请罪,言辞无比的自责和悔恨。圣女听罢,随便安抚了几句。可谁也没有看到,圣女隐藏在面纱背后的嘴角却微微翘起,止不住的冷笑。

“小春,小春。”

一声喊叫响起,一个粉衣青年冲出人群,来到了被马甩出去的那人身旁。

是的,那飞跃上马的白色身影正是木春。

夏敬忠缓缓扶起木春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木春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刚才被甩出去的时候,他已经护住了头部,但还是被石阶撞了一下。左手手臂也擦伤了。在加上与黑马角力耗尽了气力,此时感觉非常不好。

夏敬忠刚要安慰几句,却见魔烈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木春,喊道:“来人,把这人给我拿住。”

他用力咬着牙,慢慢地站起来。然如有饱色。曰:“此喻邑西溪

  “为什么?哥你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远航急忙问起牛仔,牛仔也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和她分开后,把所有东西都留给她了吗?”;“知道。”

  “所以啊,我今年都37了,过了生日就接近40了,生活总得要钱吧?”;“我知道了。”

  “嗯,放心,我有空的话就会上线的。”;“那哥你和那位董瑶姐呢?”

  “处着呢,可能她才是我想找的。”;“是吗,那,挺好的了。”

  “其实,”牛仔说完就开始犹豫了,想了会后才愿意和远航继续说。

  “我用前面一半的人生体会到了一件事情,找女友,别找那种过于依赖人的。”;“那种小鸟依人的女生吗?”

  “嗯,还有身边没有同性朋友的。”;“为什么呢?”

  “你可能觉得,别人喜欢依赖,你喜欢照顾,那正好门当户对。”牛仔伸出了右手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

  “但是照顾会成习惯,依赖会成惯性,照顾的人只会失望,依赖的人只会期待,只要你有一点改变,换来的可能就是句,‘你不爱我了?’”牛仔说着就笑了起来,拿出背包里的烟就开始摸起了打火机。

  等点上了根烟,牛仔避开了远航吐了烟,又多吹了两口,再把烟放到烟灰缸上。

  “那对女生,不应该像那种绅士的做法吗?”;“前提,对面是位淑女,现在还有吗?哈哈哈。”

  “你看那些媒体里面,整天说着说那,个个都像是个鸡汤,把读者都洗脑成什么样子了?照顾女友就该和照顾女儿一样?还不如找个干爹保养呢,这么喜欢叫爸爸?”

  牛仔越说越起劲,远航也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等着时间差不多了,队伍里的其他两位也都上线了,自然,两人也是发现了信息。

  聚到了餐厅里,一群人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是他们也很快的发现了这个餐厅的特殊。

  这里像是个茶馆一样,可以点吃的也可以租借牌来玩。

  看了看菜单,大家也很快做了决定,上次那场UNO还没有打过瘾呢。

  因为剑客不知道,所以星妍也很快为他做了讲解,关于普通牌以及特殊牌的区别,在什么时候可以出什么样的牌。

  整体一套下来后,剑客也貌似知道了,一群人便准备开始了。

  “红7。”因为剑客第一次玩,所以便让他先了。

  “红0。”牛仔在后面很快的跟到,接下来是远航,“蓝0”。

  “等下,这副牌为什么会有零呀,我这里还有一张我都没有见过的牌哎。”;“这个是新版的UNO吧?”星妍说完,远航也很快给了猜测。

  看了看牌,这套牌组还是冰晶制造的,拿在手上手感特别的棒,冰冰凉的不说,厚度也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那我出这张,全员替换。”;“这是什么?”;“应该是全部把牌扔回去,然后洗牌。”星妍很快呼出了信息,确认后果然如此。

  仔细看了看,远航发现这种新牌组,它还有全新的一种特殊卡,倍率卡,直接在基础+牌上x2或x3。

  等再次洗完牌,一群人手里的牌也都变得奇奇怪怪的了。

  到远航时,/p>

而此时,流云皇朝亦有许多少年才俊已然于万幽谷前停驻。

至于雷万霆,也于两日前回到了万幽谷,只不过,回来时只有自己一人,倒也有些长老来此询问,不过皆是被雷万霆支支吾吾隐瞒过,只是,人长几岁,总是会将一些事情看得透彻,而今日,雷万霆被雷千鸣带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楼阁。

“霆儿,雷段长老为何未同你一起归来,在此处,应该可以明说了吧!”雷千鸣缓缓起身,走到雷万霆身侧,轻轻的拍了拍雷万霆的肩膀。

“祖父,我……”雷万霆本欲开口,只是还未待其将话语道出,自己的灵魂犹如被磨盘碾压般,疼痛难忍。

见此一幕,纵使雷万霆不说,雷千鸣也能猜到一二,雷段定是遭遇到了不测。

一时间,雷千鸣拍案而起,顷刻间,手下桌案顷刻间崩碎,化为齑粉!

“究竟是何人,竟敢与我万幽谷雷家作对,简直该死!”

纵有怒火又如何?此刻想要寻到元凶,实属困难,但这等怒火又岂能这般忍吞!

一念及此,雷千鸣嘴角弯出一抹阴毒的冷笑,“温家,我养了你们如此之久,也该到你们报答的时候了,这怒火,便从你们身上出吧!”雷千鸣思忖片刻,旋即下了一道命令,竟是要在此次雷池淬炼开启之际,竟是要以温族少男少女的血祭奠雷池!

曾有一个传闻,雷池之内藏有宝物,需得温族嫡系后辈的鲜血为引,方可寻得那宝物,然而这数十年间,每逢雷池开启三个时辰后方才祭奠,而且每次祭奠只是祭奠一男一女而已,但这一次,雷千鸣却是要祭奠九男九女!

“霆儿,今日祭奠便由你亲自执行吧!”既是找不到元首,那便以温族之人的性命为其出气。

更何况,雷万霆此次出去也是为了寻找温族余孽的下落,不然,雷万霆又岂会遭受这般罪!

想到此处,雷千鸣看向雷万霆,“霆儿,这次你可找到温族余孽的下落?”

被雷千鸣这般一问,雷万霆倒是有些心虚,一直长在万幽谷内,何时见过外界的美好几日的流连忘返,软玉温香,倒是让雷万霆将此事抛诸脑后!

“ 祖父,我的确是寻找了,不过始终未曾找到,不过倒是发现了几个可疑之人,怎奈他们太过不识抬举,我便将他们诛杀了,不过诛杀她们之际,我倒是取了其一些精血!”

雷万霆虽然正事未做,倒是做了一些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也不知怎的,雷万霆的爱好倒是让人难以想象,每逢喜事,雷万霆便将其精血引入玉瓶中,甚至更是美其名曰,“元血年华!”

若不是今日雷千鸣这般询问,雷万霆倒也不想将其交出。

“这精血的味道怎地有些不同!”将十数个玉瓶打开,顿时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味便是扑鼻而来。

不过,当那第十瓶的精血气味传来之时,雷千鸣的眼眸骤然一亮,“温族之人的精血,而且,这气息竟是这般纯净!”雷千鸣默念着,将这玉瓶收起。

“走吧,雷池也快要开启了,也该准备准备了!”雷千鸣踏出一步,率先消失在了楼阁内。

而在万幽谷入口千米外,温雅的心头却是猛然一颤!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知己知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